少年の影
出会えた人が与えてくれた、すべてを勇気に変えて


自分


影法師

Author:影法師
↑↑↑
貴方いない世界、僕はいらない

*趣味*
漫画、アニメ、声優

*愛*
猫(気高い)
青い空 
お菓子

*声優*
#本命#
堀川りょう、関智一、吉野裕行

#尊敬#
富山敬、三ッ矢雄二、山寺宏一、広中雅志、大塚明夫、池田秀一、水島裕、堀江美都子、小山茉美、鶴ひろみ、川村万梨阿、田中真弓

#すき#
白鳥哲、三木真一郎、宮田幸季、杉田智和、中井和哉、中村悠一、川上とも子、大谷育江


*唄さん*
影山ヒロノブ
有坂美香
森口博子
JAM Project
石原慎一
水木一郎
MIQ
石川智晶
山田信夫


*CP*
氷河瞬 「セイント」
赤金 「銀英」
天地青龍 「遙か」
三木関 「声優」
局長副長 「銀魂」
ロクアレ 「00」
金銀 「たね」
ダテチカ、三親 「戦国B」
ブル昂 「無限」
ザンスク 「りぼーん」
マスシャル 「マギ」
雑伊か? 「忍玉」


*現在進行中*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 夢浮橋」
1代: 攻略完畢
2代: 攻略完畢
3代: 攻略完畢

那兩兄弟也KO!


「VITAMIN X」 仙道清春 攻略(半放棄狀態)

牧場物語-閃耀的太陽

戦国BASARA 3 & 宴

*預定敗家物*



まるでダメなおっさん




Owee




心のこえ




主張&応援


【SuperPosition S.A】 アレルヤ受プチオンリー【アレコレ】 [ハプケット]ハプティズム受オンリーイベント 2010/2/14


リンク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ブログ内検索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RSSフィード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No.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Top▲

2011.02.28  戰B【親政親】無望 <<17:44



元親線後續,刑部沒死(私心設定)
政親前提的親,大姐和大哥是青梅竹馬設定
在知道四國殲滅的幕後手是誰,同時知道田是四國殲滅的實行者,元親原諒了刑部和田,人渣直接殺掉。
東西軍和解的宴會上的小片段







================================

元親將長槍唰的一下插入地上,望著眼前癱坐在地上呼呼喘氣的田官兵衛。
「內心的痛楚是無法永遠隱藏下去的,就算欺騙的了別人,但唯獨無法欺騙自己。……下手吧,你有這個權利。」仍舊在喘氣的田垂著頭悶悶地說到。
殺了他,同伴的仇就……明明是這麼簡單明瞭的事,一向衝動長曾我部元親卻感覺到了一絲違和感。
元親緩緩地拔起長槍,但隨即又狠狠地插回了地上。
「我現在隨時都可以殺了你給同伴報仇。」他盯著沒有抬頭的田說到。
「但在那之前,我有一句話要問你。」
「為什麼……要作出這樣的事!」


================================


黃昏時分,大院的一角坐著一隻身形龐大的熊,不對,是田。
雖然太陽也快下山,但夕陽照耀在身上的溫暖讓田昏昏沉沉,正準備抱著鐵球昏昏欲睡時卻聽到由遠至近的腳步聲,腳步沉穩略略輕佻卻又一深一淺,似是經常抗著巨大武器的人,田立即明白腳步聲的主人是誰。

頓時睡意全消,即刻站起把身體往小樹下躲藏,無奈細小的樹幹無法將他那龐大的身形和巨大的鐵球全部遮掩,腳步聲的主人已經發現他了,直向他奔來。

「田你怎麼在這裡!刑部剛才到處找你啊。」言語間帶著笑意,元親走到田的跟前歪頭從下往上看他的臉。
田一個扭頭,把臉別向他處。
「小生……沒怎麼……」
「唔,是嗎?」看樣子不像是沒怎麼,不過性格一向大大咧咧的元親馬上聯想到刑部經常欺負田,現在田一定是在躲開刑部。再看看田手上的枷鎖,嘴角一咧。

「喂喂,田今晚的宴會你一定要出席啊!」拍拍田的肩膀,元親帶著以前田從沒在他臉上展現過的爽朗笑容離開了。
目送元親消失的身影,田低下頭看向剛被元親拍打的左肩,想伸手留住殘留在肩上的溫暖卻無法做到。
真的很痛恨手上的枷鎖,而這次恨意更深了。
田眉頭皺得也更深了。


========================

田的頭微微震動了一下,但是又垂了回去。
「不管理由如何,襲擊四國的確是小生下的手,這是無可辯駁的事實……事到如今再辯解就太難看了。」
「吵死了!誰管你辯解不辯解了,我只是不想讓我的同伴都死的不明不白而已!」元親扭起眉頭故意惡狠狠地沖田吼道。


========================


宴會預期開始,剛開始時眾人還能正襟危坐地喝酒,政宗和元親坐在孫市和鶴姬的旁邊恥笑慶次如何笨蛋,慶次和家康在旁邊看著三人喝悶酒,家康還不時提防三成的襲擊,幸村正稱讚著小十郎不斷拿出其最自豪的「男子漢料理」是如何的美味,讓身旁的猿飛心情複雜,刑部則拿著鑰匙調戲田,除了三成躲在一旁磨刀;到了下半場時幸村和鶴姬已經趴在門邊睡著了,猿飛一臉無奈給他們蓋上被子,阻止了三成無數次刺殺行動的元親也有幾分醉意,但還是不斷向政宗、家康和孫市倒酒,慶次只能繼續在一旁哭泣著孫市你倒是理我一下……

田在下半場時終於找到機會一人獨處,拿著酒杯坐在離中心很遠處看著那個人與他人的歡笑。
手上的枷鎖被解開了,是元親在席間拜託刑部的,什麼你現在欠我人情,我知道你也不喜歡欠別人的人情,那麼把田的鐵球給解開了大家就是人情兩清了。
一直在沉思,卻被不知何時坐到身旁孫市突然的開口嚇到了:
「你這眼神太明顯了。」
田一驚扭頭:「誒,你看到我的眼睛?」
「你的酒還是滿的。」孫市拿起田手上的酒瓶往自己的酒杯倒酒,一口喝乾。
「你的酒量還真大。」看到孫市無表情地喝掉今晚不知道第幾杯烈酒,驚訝這女人真的比男人還要強悍。
「他不是個記仇的人。」再喝下一杯,孫市道,「從小他就是這樣的,隔天就把什麼都忘記掉,大大咧咧的大笨蛋,你沒必要再自責。」

遠處的元親已經喝得興致高昂,正對同樣喝得醉醺醺的政宗說我可是去遍了七海的海賊哦!身後的兄貴親衛隊正小聲說大哥喝多啦,根本就沒有去遍七海嘛!
滿身酒味的家康趁機扒上元親的腰,卻馬上被政宗一腳踹了下來,一旁的三成同時做出斬首的預備動作,而在三成後面的刑部則發出可怕的笑聲三成的敵人就是我的敵人地向家康扔酒瓶。

「小生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是也有起碼的良心。」田盯著面前的酒杯頓了頓說道。
「……一看到他,小生我就覺得那個枷鎖似乎還連在自己手上。」



============================

「人用刀殺了人,你是恨那把刀呢,還是恨殺人的人?」
「……」田微微抬起了頭,從遮蓋眼睛的頭髮縫中看向了元親,又再次垂下。
元親一巴掌狠狠的拍上了田的背,把簡直跟熊一樣壯的田拍得一踉蹌。
「你這人長這麼大個,怎麼性格婆婆媽媽的啊!」


=============================


一個熊抱,三成整個人窩在元親懷裏,想掙紮卻動彈不能。托元親這一抱的福,家康才得以從三成的追殺中得救,政宗也很不甘心地撲了過去摟著元親的腰,還一邊大罵:SHIT!石田你這個混蛋!

「內心的痛楚是無法永遠隱藏下去的,就算欺騙了別人,也沒法欺騙自己。」看著他們的摟抱遊戲,田捏緊了酒杯。
「這種心情小生是非常明白的,即使他原諒了小生,小生的罪孽還是無法消去。」手不自覺撫上左肩,想感受之前殘留在上面的溫度,無奈那份溫暖已經消散無蹤,只好憤恨地把手甩下來。
「即使他會笑了。」

沉默在兩人間流淌,半餉,孫市才慢慢開口。
「聽說明天他要帶三成離開,回四國去了。」
猛地抬頭看向孫市,又扭頭向遠處那群睡倒在榻榻米的人們看,那個人在咕噥著我可是去遍了七海的偉大海賊!
「估計永遠都不會接近這裡,對他來說朋友比任何東西都重要,只要能阻止朋友的廝殺,他可是寧可犧牲自己。」
「那,伊達怎麼辦?」
「哼,那只笨鳥要去四國隨便一個藉口都能去。」
田低下頭,看著曾經被枷鎖扣著的雙手。
「這樣,其實是最好的。」
喝下一杯,倒酒並向孫市道:
「謝謝你,真的。」


咚的一聲,孫市一拳敲到田的頭上,這拳比抽打元親時用的力氣還要大,不但把田敲醒了,還把他敲得眼淚都飆出來了。
「你幹嘛打小生啊……」捂著被敲的頭,田委屈咕噥著,抬頭一看日影已斜,本以為日上三竿,卻已是接近黃昏了。
孫市雙手環胸,向趴在榻榻米捂著頭的穴熊說。
「既然真覺得自己對不起他,與其在這裡自憐自艾,還不如想想怎麼償還更好,笨鳥!」
「誒?」田迷糊了,剛想站起來卻發現手上有種熟識的觸感,低頭一看,跟隨自己多年的大鐵球正連在自己的雙手上,臉色立即變青了。
「誒誒誒!!!為什麼枷鎖會扣上小生的手的啊!」
一旁的孫市扶起鶴姬,一邊冷哼說。
「元親他們今天一早就離開了,現在可能已經到土佐灣了。」
「什麼!!!」
「鑰匙在刑部那裡。」
「怎麼又是刑部啊啊啊啊啊!!!」
田悲壯地向天咆哮。
「なぜじゃあああ!!!」



END




牢騷:
完全不知所云的文……
這到底如何蛋痛才寫得出來的西皮……之前還吐糟過是南極冷西皮,結果都沒有為自己的西伯利亞冷西皮都沒寫過文啊怒!
這文是和我合作而成的,寫得我真的好痛苦嗚嗚嗚……看看誰能點出哪些是寫的,哪些是我寫的吧……

嘛,如果不是為了不讓元親傷心我真寧願三成砍了烏龜的,不過想想還是算了,不然輪到元親討伐三成是我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所以最後還是讓烏龜活著,而元親為免好友廝殺直接帶走三成,避免紛爭。本州那一塊和無盡的大海(世界)相比也只是彈丸之地,不再去也沒什麼所謂,反正還在那麼漂亮的大海等著元親探險。按照政宗的紫線,跑去四國跟元親打一場也是個藉口,孫姐說得好,他何須怕沒藉口去四國呢。

PS,遊戲裏孫姐說人是笨蛋的那句カラス其實是鳥啦,不過直接翻譯成笨蛋太奇怪了,所以換成笨鳥。

再PS,是說要讓田繼續苦逼下去的……




No.184 / 文の日記 / Comment*0 / TB*0 // PageTop▲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